首页 资讯 关注 图片 视频 汽车 房产 科技 文学

随笔

旗下栏目: 随笔 校园 美文 趣事

别离

来源:华新网 作者:陈起阳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5-10-09
华新网核心提示:“我走了。” 你决绝的留下这句话,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。

  “我走了。” 你决绝的留下这句话,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。

  我在床边躺下,一遍一遍寻找着你的气息。

  午夜,被噩梦惊醒,习惯性的翻身抱你,却只与你的气息相拥。再次醒来时,枕上已是一片泪痕。

  

  那年冬天,刚下课的我匆匆往寝室赶。

  有人从背后拍我,转身,看到一张灿烂但陌生的脸,你窘迫地摸着头发,说“对不起,认错了人。”

  于是,一切都似注定般,我们走到了一起。

  我常对你说,是命运让我们相遇。 你起初只是笑笑,后来才告诉我真相,你说,你是故意的,只因为我的背影想让你保护。

  原来,并不是命运,是你,你主宰着我们之间的一切,牵连我们的线始终掌握在你手中,于是,当你漠然的扯断这根线,我能做的就只是沉默 ... ...

  是的,是我无能,我连修补这根线的能力都没有,亦或者,是没有勇气。

  二

  冰箱空了,这回是彻底的空了,连罐啤酒都没有,我只好拿出尘封很久的泡面。

  沸水的热气冲到脸上,模糊中,似乎又看见了你,你把整箱面塞在床下,你命令我从今往后不许再吃,你去厨房做我最爱吃的饭菜,在我吃得开心时,

  扳起我的脸,一本正经地说,若我不听你的,你会很生气。 我笑着把刚喝的汤喷到你脸上。

  可是,我还是没有听你的话,一口一口吃着,心里在想,这时的你会在哪里,在做什么?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我曾对你说过,我们之间不会有好的结果,你却信誓旦旦地要我相信,只要彼此相爱,就可以抛开一切世俗眼光。

  于是,我信你。

  那时的我一无所有,只有你,但这也足以让我每天快乐的像个傻瓜。 而现在,我又拥有了一切,却单单丢失了你。

  我送的礼物你都留在了这里,他们在无声的嘲讽着我,我的懦弱,我的不甘。

  几近疯狂的堵住耳朵,试图阻挡这空气中的声音,悲伤却从心底蔓延开来,悄无声息 ... ...

  我妈妈来了,那个曾经怨你的女人,在得知你走后,她的声音激动起来,满脸都是不可抑制的笑。

  你看,我多悲哀,被你抛下后,整个世界都在笑,而我只能在午夜睁开眼,望着床边你的位置,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。

  我没有跟她回家,依旧固执地留在这里,抱着渺小的希望,期盼着某天开门,会看见你坐在桌边,一如往常的冲我笑,我在想,那个时候,哪怕让我立即死去,我也会把这当成上天的恩宠。

  三

  电视上播放着埃及的画面,那个你说过要带我去的地方。

  你说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祝福我们,但神灵是开明的。

  你说,要和我站在金字塔下,让神灵鉴证我们的爱情。

  你说,只要我坚持着,你就不会放弃。

  为了你的这句话,我一直努力忍受着各种压力。你不知道你妈妈偷偷找过我多少回,她的眼泪,她的蛮横,我全都见过。

  她冲我骂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词语,直至她用尽全力甩我一个耳光,我都没有屈服,坚定地让她相信,我们会幸福。我真是个傻瓜,我凭什么让她相信,只因你说要我坚持吗? 可我一直在坚持啊,而你呢,你又跑去了哪里?

  天气越来越热,算算你离开也有三个月了,这房间里像个蒸笼,我却倔强的不开窗子,我怕你的气息会被风吹散。

  直到某天,我开门,满屋的风肆虐而过,空气中我再也寻不到你的气息。

  我慌了,冲进屋内,所有的窗子都开着,随着风有节奏地摆动。

  颓然地坐在沙发中,点燃一根烟,真糟糕,那烟雾幻化成了你的脸,你在冲我笑,我伸手想要抓住你,那该死的风又将你的脸吹散。

  “黎梓凯有女朋友了。” 妈妈不知何时坐到我身边。

  我有那么几秒的愣神,然后漠然地点了点头。

  

  那年夏天,我们一起去郊游,并排躺在草地上,我枕着你的肩,看天上的云变幻出各种形状。

  我突然笑出了声。你扭头看我,我伸手指向天际的一团云,“那个是你。”

  你轻笑着拍我的头,说我胡闹。

  我任性地要你说出那云的形状,你歪头想了很久,说,像梨。

  我从草地上坐起身,笑得肆无忌惮,“黎梓凯,梨子凯,你就是那梨,你就是梨子!”

  你也起身,抱着我的肩陪我一起笑,然后,轻声说,“那我只做你一个人的梨子。”

  我抬头想寻找那片云,你却俯身吻我的眼,于是我没有发现,那云越飘越远,渐渐移出了我的视线。

  我们的家里,那梨形的水杯依旧摆在桌边,落满灰尘。我轻轻地拿起它,想要擦拭。它却逃也似的滑出我的手掌,宁可摔得支离破碎,也不想在我手中多停留一秒。

  我蹲下身,望着这些碎片出神。黎梓凯,你是真的不想留给我任何东西。

  五

  我喜欢和你在晚饭后牵手去楼下散步,毫不在意旁人惊异的目光。

  我们会发明很多游戏,输的一方要背赢得一方回家。

  有些时候,周围的孩子也会参与其中,我们一起大笑,把所有的愁苦都抛到脑后,直到孩子们的家长发现。

  他们惊慌失措地把自家的孩子扯走,还不忘送给我们一个鄙夷的神情。 每当这时,我都难过得想流泪。 你却

  只是拍拍我的脸,在我面前弯下身,说“这回我输了,我背你回家。”

  安静的俯在你的背上,眼泪沿着你的脖颈留下,你轻轻叹气。

  那晚,我们吵得很凶。 你说我在意的太多,我说你活在虚幻的世界。

  “这里没有我们生活的空间,这个社会不容纳我们。” 我走到你面前,望你的脸。“所以呢?” 你吐出的烟雾模糊了你的脸,我没有看清你此刻的表情。

  然后,我们一起沉默。

  深夜,你翻身抱我,喃喃地说,不想和我分开。 我将你的手按在我胸口,向你承诺着不会离开。 你在我身后用力地点头,我感觉到背上有些湿湿凉凉的东西。

  

  我决定离开这里了,没有了你的东西,没有了你的气息,这里变得没有意义。

  把钥匙交给房东的刹那,我看到了她唇边那若有似无的笑,我一定是眼花了。

  搬回离开快两年的寝室,室友们尴尬地站在门口冲我笑,真是虚伪的笑容。周围的寝室开始有了声响,陆续有人出来。 走到我面前,都小心翼翼地瞟上一眼,然后抿着嘴离开,我知道,这才是他们的目的。

  我就像个怪人,每天接受着同学们目光的洗礼。 我装作不在乎的样子,每天在校园里寻找着你的身影,而你,却似蒸发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我不知是鼓了多大的勇气站到你家楼下,也不知是鼓了多大的勇气按响你家门铃。

  开门的是你妈妈,那个恨不得我死的女人,满脸的笑容在看到我的瞬间凝结成冰。

  我的视线越过她的身体,在屋内寻找着你的身影。 在看到你的同时,你也望向我。

  我们好久没见面了,你知道吗,在见到你的那刻,我的心几乎停止跳动。 而你,却慌乱的移开视线,将身旁的女孩抱在怀中。

  果然,你,有了女朋友。她很漂亮,也很温柔,你牵着她的手逛街时,再不会有人嘲讽,你吻她时,也再不会有人发出“嘘”声。

  我该为你高兴的,却怎么也扯不出一丝笑容。

  你妈妈走出门,低声问我为何还来。 她昂着头看我,满脸胜利的表情。 我张张嘴,终究没说一句话,转身离去。

  “等一下,” 你妈妈走进屋,两分钟后出来,将一件衣服丢到我手上。

  “小凯错把你的衣服带回来了,正好你来了,拿回去吧!”

  走廊里回荡着她进屋时的摔门声,震得我耳朵生疼。

  看着手中的衣服,是一件雪白的T恤,上面有我们两人的涂鸦—— 一个梨子形状的人在咧嘴傻笑。

  那一瞬间,我发现这衣服真是白的刺眼。

  走到楼下,习惯性地抬头望去,以为你还会像往常那样俯在窗前冲我摆手,看到的却只是个空荡荡的玻璃。

  

  那天之后,我似乎又回到了从前,遇到你之前。

  每天和朋友出去玩到很晚,喝酒喝到酩酊大醉,几个人一起,冲街边走过的美女吹口哨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我忘了你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仍习惯睡在床边,在床内侧留下你的位置。

  这天的聚会人真多,人群中我看见了你和她的身影 。

  几个同学绕到我身边,拍着我的肩膀问: 有女朋友没。

  “快了!” 我打掉肩上的手,笑着走开。 回头,发现他们冲着你的方向窃窃私语。

  坐在桌边喝着啤酒,我承认,今天我郁闷至极。

  你和她从我身边走过,我听见她轻柔地唤你,她叫你“梨子”。

  苦笑着扶着墙走到洗手间,恍惚中听到有人喊我。 是你的声音,我摇摇头,想让自己清醒些。

  一个身影挡在我面前,抬头,便望进你深深地眼。 就在那一刹那,我几乎想冲过去抱住你,大哭一场。

  你伸手轻拍我的头,抚摸我的脸,做着我们之间再熟悉不过的动作。眼泪还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,滴在你手上。

  “我爱你。” 我断断续续,一遍一遍重复着这三个字。

  相处两年多,我们彼此从未说过这三个字。 我总以为,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,所以我从未急着把它说给你听,我也总以为,你其实是明白的。 而此时,我却只想不断说给你听。 一辈子,原来只是一瞬,我怕再也没有机会 ... ...

  你轻轻地抱住了我,将我的头按在你怀中,我清楚的听你说着那三个字,泪流得更加汹涌。

  

  我要去埃及了,去感受那里的神灵。

  手里握着两张机票,等待,登机。

  在飞机冲上天际的刹那,我转头望了望身旁的空位,安静地闭上眼,想着飞机在天空中划出裂痕。

  朦胧中,似又听到你的声音,清晰无比地对我说着——对不起。

责任编辑:陈起阳

上一篇:美联储预计继续逐步缩减资产购买规模

下一篇:没有了